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当一部电影被观众齐声喊“退票”,黑红也是红?

时间:10-26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385

当一部电影被观众齐声喊“退票”,黑红也是红?

“获奖就没烂片?”——这句出自电影《永安镇故事集》的台词曾被用来形容那些在电影节上备受赞誉但院线上映时不符合大多数观众审美的电影。曾参演《永安镇故事集》的导演杨平道并没有想到,这句台词会像回旋镖一样最终扎到自己身上。杨平道曾凭借《裂流》获得第4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青年评审荣誉奖和迷影选择荣誉奖,其作品《好友》也曾在平遥国际电影展首映,但杨平道带到平遥的第三部电影《浪漫的断章》却在口碑上全面崩盘。杨平道执导的电影《浪漫的断章》在第七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期间进行了全球首映。该片讲述了年轻作家苏东邀请前女友赵盈及其未婚夫老顾进行旅行,并试图在跋山涉水中挽回感情的故事。 电影《浪漫的断章》海报由于影片剧作结构独树一帜,并且以男主角视角展开的故事中部分情节和台词充斥着男性凝视,随着放映进行,对于电影的负面评价在不同的影迷群中不断发酵。最开始,有人用“入围就没有烂片”这句脱胎自《永安镇故事集》的台词来表示对电影的不满。随后,有更多认为影片无聊和感到被冒犯到的观众加入吐槽。直到有观众在某个影迷群中表示:“谁带头骂我一定跟。”于是,片尾字幕开始滚动时,黑暗中的观众席里突然有人大喊“退票”、“退钱”。随后的映后交流环节里,第一位发言的观众用“抽象喜剧”反讽这部影片:“我觉得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抽象喜剧电影,就是让我觉得中国没了郭敬明,没了《小时代》之后,还有电影能这么让我忘记自己是谁,忘记了所有这些背景,沉浸到导演构筑的抽象世界里……在电影里面我会纠结苏东是傻子,还是老顾是傻子。我现在明白了,原来我是那个傻子……我觉得这个电影真的应该送投奥斯卡,应该让国外友人看看我们的审美趣味有多么高级,看看我们的导演在做什么东西。”第二位观众在发言中表示,自己的家乡正是电影拍摄地广东阳江,他为家乡出现在这样一部电影里感到羞耻。但同时,观众席中有人表示导演在电影中呈现了很美的阳江。于是观众席中爆发了争吵。 《浪漫的断章》首映礼上,导演杨平道回应观众提问。图片来源:平遥国际电影展 “提前走的朋友们,你们一定无法想象后来发生了什么”后来成为豆瓣上对于这部电影最热门的评论。“说实在有点错愕。”风波的第二天,杨平道向界面文娱记者表示,现场对于电影本身的探讨被观众汹涌的情绪淹没了,他对于拍摄手法和剧情创作的解释也被误解为傲慢和不友善,“我完全接受沟通,比如有人说怎么冒犯了女性,我愿意听是怎么回事,我希望能够从中理解到他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昨晚都是情绪和口号,你会发现你很难应对这种场合。”“我觉得人是有局限的。这就是艺术有意思的地方,所有有价值的创作都必须从个人出发,用自己的‘偏见’去看世界。我不可能把方方面面都弄得很周全妥帖。”在杨平道看来,自己的每一部电影都是一种尝试,来电影节以及映后的交流能够让他第一时间获得反馈,从而意识到自己在表达上的不足。 首映风波后,《浪漫的断章》豆瓣想看人数上升至1302人。尽管《浪漫的断章》因为负面舆论出圈,但“黑红也是红”。《浪漫的断章》映后风波在社交平台上发酵,与之相关的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这部影片也成为这一届平遥电影展率先“出圈”的影片之一。来势汹汹的负面评价反而打开了电影的知名度,豆瓣相关页面上的“想看”人数从个位数增加至1302人。而这届影展上同样备受争议,甚至在影评人中评分更低的影片《没有颜色的关系》却没有相近的热度。电影节向来是一部电影从默默无闻到扬名立万的好机会,获得一个知名电影节的提名或奖项会成为一部电影院线上映时最重要的噱头之一。例如将要上映的《河边的错误》,就在海报的显眼处标注了在各大电影节的提名和获奖情况,此前的《燃冬》和《永安镇故事集》也因为曾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而在上映前备受关注。而电影节的观众大部分是真正付出成本但又“苛刻”的观众。不少在影厅外排队等候入场的观众告诉界面文娱,自己是为了看电影专程请假来到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学生或上班族。他们有的生活在距离平遥很近的城市,有的从陕西、四川、贵州等远道而来,并曾煞费苦心地蹲守抢票。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一场电影的门票是80元,观众中也有不少人为了得到自己想看的场次,支付了两倍以上的价格。也由于影迷属性,电影节的观众相较更为广泛的院线观众而言更有耐心去理解一些先锋和小众的表达。另一方面,电影节消弭了观众与导演、青年创作者与知名创作者之间的距离在这里,影迷收集每一场放映的海报和签名,在电影宫内可能偶遇任何一个导演并当面表达欣赏或质疑。在这里,几乎每一部电影都有相近的待遇:红毯、首映、新闻发布会。无论是初出茅庐的还是久负盛誉的,创作者都在同一场派对上交流,贾樟柯在你面前读诗,马可·穆勒就在你身边与你探讨创作风格。任何一部小众的、可能毫无名气的电影,都会在电影节受到来自观众和业内人士的重视、迎来高光时刻。因此,在影展上备受好评的影片不见得能够收获高票房,但广泛的差评却有可能让电影在上映之前就失去票房潜力。 电影《河边的错误》海报正如《永安镇故事集》和《浪漫的断章》所展示的那样,在电影节上放映对于电影的名声可能是一场收效不大的赌局。那么除了名声,青年创作者还想从电影节中获得什么?回到最初,杨平道来到电影节的初衷是给自己的作品一个“亮相”的机会。在他看来,电影需要先锋的探索,即使创新可能不被观众理解:“因为我知道我就是要做一个风格很独特的电影,它必然是小众的,我必然要承担这样美学追求所带来的一个代价。”“亮相”也是其他青年创作者对于参加电影节的期许。“虽然我已经在行业里面工作了一段时间了,但是我觉得让大家知道你的故事和作品才是招牌的。”赵八斗曾担任网剧《救了一万次的你》的编剧,目前也是《爱情神话2》的文学策划,他凭借剧本项目《高太太的昙花今晚开》入围本届电影展的平遥创投,“有些像我这种年轻创作者在写剧本的时候会觉得写剧本是一件很私人的或者说没有人会在乎的事情。写完了之后,我只有给我的好朋友们看,他们才愿意看。我要发给我的老师,我都觉得他们可能不会看。可是在这里,那么多在电视里面出现的人真的会在听你的故事。我不说大家喜不喜欢,而是你的作品真的能在这个环节被别人看见、讨论,是件很神奇和非常让人幸福的事情。”寻求建议也是“亮相”的另一个目的。导演骆云飞凭借剧本项目《山海三言》入围了平遥创投。这是一部改编自《山海经》的皮影电影,在此之前,银幕上鲜有用皮影拍摄电影的尝试。在来到平遥之前,骆云飞的项目已经完成了剧本、皮影形象设计等所有前期准备工作。“(我们来平遥)主要是一个亮相。因为市面上没有一个成型的、可以供我们参考的体系,得自己去琢磨。”骆云飞向界面文娱表示,“因为我们也不确定会带来什么样的收益,这个形式没有人做过,也没有人尝试过。我们想来倾听各个评委还有制片人的看法。有的人就告诉我们说,这个可以走海外宣发,可能国外对于这种比较明显独特的中国元素会更有兴趣。” 电影《二次呼吸》海报导演申由甲也兴奋于自己长片处女作《二次呼吸》的首次亮相。《二次呼吸》入围了本届平遥电影展“从山西出发”单元,并在这里进行了全球首映。作为第一次参加电影节的导演,除了兴奋,申由甲也感到迷茫。“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也没有一个前辈带着我往前走,就自己瞎摸索,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坐标上。”申由甲告诉界面文娱,“如果是认识的人,他们会跟我说我的片子很好,但那是因为我们认识。所以我来是想找到和它匹配的观众。”另一方面,无论是创投还是已完成成片,寻求资金与合作也是青年创作者来到电影节的目的。申由甲拍摄《二次呼吸》的资金来自自己工作的积蓄和朋友的借款:“前期的拍摄大概200万,所以凑一凑还是可以的。我肯定没有钱宣发,其实我到现在还没有结清器材费用,还欠了20多万,所以其实处在一个经济上比较困难的阶段。我希望能来找到电影的发行公司合作。”第七届平遥国际电影节10月18日落幕,申由甲还在继续寻找合作。杨平道后来用“创作者还是需要冒险精神的”来形容本次影展的感受。杨平道还告诉界面文娱,《浪漫的断章》一直有院线发行的计划,而对于首映风波,他表示:“我不知道有没有影响。”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